?
五湖四海东台人 · 东台名景 · 东台名品
首页
>> 分类新闻 >> 和谐东台 >> 社会热点
浪迹天涯十九载 路遇好人归故里
——东北流浪老人东台获救记
日期:2018-02-01 作者:张一峰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妈妈现在很好,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手机那头,一个东北口音的女同志连声道谢。tyuyjuyu。1月30日上午10时许,刚从东台接回母亲的大连人唐玲又给市救助站的同志打来电话,这已是她回家后第三次来电致谢了。

  唐玲17岁那年,母亲李淑珍离家走失,做梦也没有想到,19年后,千里之外的东台好人为她找回了母亲。

  全站总动员  千里之外寻线索

  话还得从10天前的那个周六上午说起。

  1月20日,市救助站是韩志刚值班,站长陆建国像往常一样留守在办公室。11点10分,桌上电话传来了急促的铃声,花舍派出所来电,他们在228国道边上发现了一位老太。半个小时不到,警务人员护送老人入站。

  只见这位老太蜷缩在一条沾满灰尘的花色薄毯中,头发油腻腻地黏在一起、塌在头上,脸上灰扑扑的,看不出本来面容,双肩无力地下垂,手上皮肤皲裂,纹理间卡满黑泥,脚上穿着明显不合脚的运动鞋,随身带着六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

  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救助站的同志一望便知——这是一位典型的流浪老人,仔细询问后得知老太63岁。

  话问多了,她要么沉默不言,要么答非所问。只在纸上写下几个字“大连枫林街道,李树珍。”

  陆建国随即安排工作人员把老人带去洗漱,换上干净保暖的衣服,吃些热乎乎的饭菜。三仓敬老院院长、救助站安置点负责人陈康驾车前来,把老人接到三仓安置点安顿下来。与此同时,救助站全站动员,为老人找寻亲人。然而,在公安人口信息系统中未能找到与大连市枫林街道李树珍对应的信息。从大连电话查询系统得知,枫林街道早就合并归入桂林街道了。

   在焦急不安中度过半日,下午6时10分,韩志刚的电话又响了。桂林街道党政办沐主任兴奋地说:“找到了,找到了!”

  原来,沐主任当天下午从派出所查到,19年前枫林街道确实失踪了一个人,但不叫“李树珍”而叫“李淑珍”,四级智力障碍,有一个女儿叫唐玲,现在他们已与唐玲联系上了。

  当韩志刚兴冲冲地拨通唐玲的手机时,传来的声音却充满狐疑。唐玲警惕地质疑:“我妈妈失踪19年了,你们现在突然说找到了我妈妈,你们怎么证明那是我妈?”

  救助站的同志很无奈,不过还是从唐玲口中得到一个信息,老人小时候受过伤,双脚脚踝外倾。韩志刚说:“老人已送到近百里外的三仓安置点休息去了,明天上午我们视频下行吗?”“好!”唐玲爽快地答应了。

  视频现音容  十九载分离终团圆

  1月21日,周日。

  上午10点40分,市救助站三仓安置点,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倚在椅背上的李淑珍身上,宽敞的院子里,亭台绿树,一片安详。陆建国、韩志刚蹲在老人身边,与唐玲视频相见。

  工作人员轻轻抬起老人的腿,让唐玲观察老人的双踝,唐玲讷讷地说:“像是像,可是……”

  韩志刚把手机递给老人:“和女儿见个面,说上几句吧。”

  老人将手机一推头一摆:“ 我女儿19年前就死了,我没有女儿。”一时间,气氛变得很尴尬。

  唐玲让陆建国帮助问问:“我妈在哪上班?我爸叫什么,在哪上班?”老人机械地答道:“我在大连柴油机厂上班,孩子她爸叫唐国良,在大连商场生鲜部卖鱼。”

  唐玲又道:“那我舅叫啥,我姨叫啥……”

  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对话,处处都比对得上,但唐玲依然将信将疑。 “你们能不能与大连公安局沟通一下,请警察同志协同联系?”

  “这不是难事。你也可以向大连救助站或桂林街道的同志确认一下,他们都知道的。”

  次日上午,唐玲与救助站同志约定,两天后请舅舅、姨妈一起再视频确认一下,并提供了母亲李淑珍的身份证号和户口本。原来,在2015年,由于老人失踪太久,家人便注销了她的身份证。

  1月23日,周二。

  上午11时,唐玲和救助站再次连接上了视频,屏幕的另一端唐玲和舅舅、两个姨母挤在车中,聚集在镜头面前。看到屏幕这边的李淑珍,唐玲的小姨一把抢过手机:“是我姐!是我姐!这是我姐!”

  这边,一直表情木讷的李淑珍也有些激动起来,她眯着眼凑近屏幕:“你是四儿?你是小果?你怎么老成这样啦?”

  唐玲的小姨捂着嘴喜极而泣:“哥!是姐!真的是姐!姐,这么多年你怎么过的啊!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你去哪儿了呀!”狭小的空间弥漫着哭声。19年,漫长的19年,终于又见到亲人了。

  1月26日清晨6时46分。北京至南通的列车在东台站停下,唐玲与舅舅、小姨三人走下车厢,走出月台,走到出站口。漫天飞雪中,东台救助站和火车站驻站警官满身积雪,满脸笑容。当晚18时01分,李淑珍跟着亲人,踏上了归途。

  东台好人多  冬日暖流传千里

  失联十九载,一朝归故乡。一家人终获团圆,让唐玲感动不已。她感慨,19年来,母亲走了那么多地方,吃了那么多苦,最后幸运地在东台获救,东台真是个好地方,东台人真好。

  在东台,李淑珍遇到了一连串的好人。

  最初发现李淑珍的是途经沿海228国道的一位大货车司机。20日上午10时许,这位司机在新曹农场段看到在路中间游走的老人,随即拨打了110。花舍派出所李伟警官接到指令后立即出发,由南向北找了一路,没找到。又由北向南细心寻找,终于在路边看到背着五六个蛇皮袋的老人。

  李警官停车问:“您哪边人呀?怎么在路边走?”老人反应有点迟钝:“我大连的,我老板让我出来的。”

  “那你老板叫什么?”

  “叫宇宙。”

   “饿不饿呀,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好不好?”老人迟疑了片刻,答应了:“好,你等等,我要把我袋子带上。”

  25日,暴雪不停,大巴车已经停运,火车站客流量急剧增多,火车票一票难求。市救助站的同志向火车站警务室求助:“一位流浪东台的东北老人找到亲人了,能不能提供4张近期的返程车票。”警官周建新一口应承。他当即向领导汇报,开启绿色通道,为李淑珍一家人预留了4张26日下午回家的火车票。李淑珍户口被注销了,身份证无效,无法购买车票,派出所专门调取档案,开具临时购票证明。

  26日清晨,救助站的同志与警官周建新一起接到唐玲一行人,把他们带到饭店品尝了香浓可口的东台鱼汤面。在市救助站,一家人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唐玲不停地抹眼泪,余光一直看着母亲,一边跟工作人员道谢:“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我没想到我这辈子真的还能找回我妈妈,真的,谢谢你们……”

  幸好,228国道的司机偶然注意到了她且没有忽视她;

  幸好,李伟警官没有在寻找一遍未果后放弃寻找;

  幸好,救助站的同志们没有放弃寻找的努力;

  幸好,火车站的同志们积极配合开启绿色通道——

  流浪19年,从44岁到63岁,从大连到东台……这么多偶然却又是必然的因素,成就了唐玲一家的团聚。

  这个冬天很冷,但温暖直抵人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